首页
茶文化——诗词歌赋
(一) 茶 詞
  從宋代起﹐詩人把茶寫入詞中﹐留下了不少佳作﹐其中﹐以黃庭堅最為有名﹐如《品令》:
  鳳舞團團餅﹐恨分破﹐教孤零。金渠體淨﹐只輪慢碾﹐玉塵光瑩。湯響松風﹐早減二分酒病。味濃香永﹐醉鄉路﹐成佳境。恰如燈下故人﹐萬里歸來對影﹐口不能言﹐下快活自省。

  《滿庭芳》:
北苑春風﹐方圭圓壁﹐萬里名動京關。碎身粉骨﹐功合上凌煙。尊俎風流戰勝﹐降春睡﹐開拓愁邊。纖纖捧﹐研膏濺乳﹐金縷鷓鴣斑。相如﹐雖病渴﹐一觴一詠﹐賓有群賢。為扶起燈前﹐醉玉頹山﹐搜攪胸中萬卷﹐還傾動三峽詞源。歸來晚﹐文君未寢﹐相對小窗前。

  《看花四》:
夜永蘭堂醺飲﹐半倚頹玉﹐爛熳墜鈿墮履﹐是醉時風景。花暗觸殘﹐歡意未闌﹐舞燕歌珠成斷續﹐催茗飲﹐旋煮寒泉﹐露井瓶竇響飛瀑。纖指緩﹐連環動觸。漸泛起﹐滿甌銀粟﹐香引春風在手﹐似粵嶺閩溪﹐初采盈掬。暗想當時﹐探春連雲尋篁竹。怎歸得﹐鬢將老﹐付與杯中綠。

  另外﹐蘇軾有一首《行香子》:
綺席才終﹐歡意猶濃﹐酒闌時高興無窮。共夸君賜﹐初拆臣封。看分香餅﹐黃金縷﹐密雲龍。斗贏一水﹐功放千鍾﹐覺涼生兩腋清風。暫留紅袖﹐少卻紗籠。放笙歌散﹐庭館靜﹐略從容。

(二) 古 詩
  以下是李白的一首五言古詩《答族侄僧中孚贈玉泉仙人掌茶並序》(序略)
嘗聞玉泉山﹐山洞多乳窟。
仙鼠白如鴉﹐倒懸清溪月。
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
根柯灑芳津﹐採服潤肌骨。
楚老卷綠葉﹐枝枝相接連。
曝成仙人掌﹐似拍洪崖肩。
舉世未見之﹐其名定誰傳。
宗英乃禪伯﹐投贈有佳篇。
清鏡觸無鹽﹐顧慚西子妍。
朝坐有餘興﹐長吟播詩天。

  此詩是一首詠茶名作﹐字裡行間無不讚美飲茶之妙﹐為歷代詠茶者讚賞不已。
  公元752年﹐李白與侄兒中孚禪師在金陵(今南京)棲霞寺不期而遇﹐中孚禪師以仙人掌茶相贈並要李白以詩作答﹐遂有此作。
  它生動描寫了仙人掌茶的獨特之處。前四句寫景﹐得天獨厚﹐以襯序文﹐後入句寫茶﹐生于石中﹐玉泉長流“根柯灑芳澤﹐採服潤肌骨”好的生長環境培養了上乘的品質。最后八句寫情﹐以抒其懷。

  下面是盧仝的一首七言古詩《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
日高丈五睡正濃﹐軍將打門驚周公。
口云諫議送書信﹐白絹斜封三道印。
開緘宛見諫議面﹐手閱月團三百片。
聞道新年入山裡﹐蟄蟲驚動春風起。
天子須嘗陽羨茶﹐百草不敢先開花。
仁風暗結珠蓓蕾﹐先春抽出黃金芽。
摘鮮焙芳旋封裹﹐至精至好且不奢。
至尊之余合王公﹐何事便到山人家﹖
柴門反關無俗客﹐紗帽籠頭自煎吃。
碧雲引風吹不斷﹐白花浮光凝碗面。
一碗喉吻潤﹔兩碗破孤悶﹔
三碗搜枯腸﹔唯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輕﹐六碗通仙靈﹔
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習習清風生﹗
蓬萊山﹐在何處﹖
玉川子乘此清風欲歸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風雨。   

  該詩又稱《七碗茶詩》。它以神逸的筆墨﹐描寫了飲茶的好處﹐為世人稱奇。

  詩中描述詩人關閉柴門﹐獨自煎茶品嘗﹐茶湯明亮清澈﹐精華浮于碗面。碧雲般的熱氣裊裊而上﹐吹也吹不散。
  詩人剛飲一碗﹐便覺喉舌生潤﹐干渴頓解﹔
  兩碗下肚﹐胸中孤寂消失﹔
  三碗之後﹐精神倍增﹐滿腹文字油然而生﹔
  四碗飲後﹐身上汗水漫漫冒出﹔平生不快樂的事情﹐隨著毛孔散發出去了﹔
  喝了第五碗﹐渾身都感到輕鬆﹑舒服﹔
  第六碗喝下去﹐仿彿進入了仙境﹔
  第七碗可不能再喝了﹐這時只覺兩膠生出習習清風﹐飄飄然﹐悠悠地飛上了青天﹐“蓬萊山﹐在何處﹖”詩人要乘此清風而去﹗
  優美的詩句﹐高雅的立意﹐深受歷代文人的喜愛。
  詩人把茶餅比喻為月﹐於是后代詩作反復摹擬其意。如蘇武的“獨攜天上小團月﹐來試人間第二泉。”“明月來投玉川子﹐清風吹破武林春。”特別是“唯有兩習習清風生”一句﹐文人尤愛引用﹐梅堯臣“亦欲清風生兩﹐以教吹去月輪旁。”盧仝的號玉川子﹐也因而為人們津津樂道。陳繼儒“山中日月試新泉﹐君合前身老玉川。”
  《七碗茶詩》在描繪飲茶好處之時﹐同時對帝王們憑借顯赫權勢為所欲為的驕橫也作了巧妙的諷刺﹕“天子欲嘗陽羨茶﹐百草不放先開花”﹐既把貢茶採制的季節(在百花開放之前採摘)烘托顯示出來﹐又把帝王凌駕一切的囂張之勢暗示出來。

(三) 回文詩
  在茶詩中﹐最有奇趣的要數回文詩。
  回文﹐是利用漢語的詞序﹑語法﹑詞義十分靈活的特點構成的一種修辭方式。
  回文詩詞有多種形式﹐如“通體回文”﹑“就句回文”﹑“雙句回文”﹑“本篇回文”﹑“環復回文”等。
  “通體回文”指一首詩從末尾一字倒讀至開頭一字﹐另成一首詩。
  “就句回文”指一句內完成一個回復過程﹐每句的前半句與後半句互為回文。
  “雙句回文”就是下一句為上一句的回讀。
  “本篇回文”就是一首詩詞本身完成一個回復﹐即後半篇是前半篇的回復。
  “環復回文”指先連讀至尾﹐再從尾字開始環讀至開頭。
  總之﹐這種回文詩的創作難度很高﹐但運用得當﹐它的藝術滋力是一般詩體所無法比擬的。
  如唐代呂岩創作的“玉連鐶”[注]回文詩《酒箴》:“神傷德壞身荒國敗”﹐僅八個字﹐卻能組成16首回文詩。

  宋代是回文詩創作的鼎盛時期﹐蘇武也曾作過這種讀後令人拍手稱奇的詩作。

  蘇軾是一位卓越的藝術天才﹐他在詩﹑詞﹑文﹑書法﹑繪畫等方面均有建樹﹐為北宋時期多才多藝的文化巨人。他一生嗜茶﹐並精于茶藝﹐留下了70多篇詠茶的詩賦文章﹐內容涉及評茶﹑種茶﹑名泉﹑茶具﹑嘗茶﹑煎茶﹑茶史﹑茶功等各方面﹐形式有古詩﹑律詩﹑絕句﹑茶詞﹑雜文﹑賦﹑散文以及回文詩。

  蘇軾的茶回文詩有《記夢二首》。詩前有短序﹕
  十二月二十五日﹐大雪始晴﹐夢人以雪水烹小茶團﹐使美人歌以飲。余夢中寫作回文詩﹐覺而記其一句云﹕“亂點余花吐碧衫。”意用飛燕吐花事也。乃續之為二絕句。
  序中清楚地記載了一個大雪始晴後的一個夢境。在夢中人們以潔白的雪水烹煮小團茶﹐並有美麗的女子唱著動人的歌﹐蘇軾沉浸在美妙的情境中細細地品茶。夢中寫下了回文詩。夢醒之後矇矓間只記得起其中的一句﹐於是續寫了兩首絕句﹕
其一:
酡顏玉碗捧纖纖﹐亂點余花吐碧衫。
歌咽水雲凝靜院﹐夢驚松雪落空岩。

其二:
空花落盡酒傾缸﹐日上山融雪漲江。
紅培淺甌新火活﹐龍團小碾斗晴窗。

這是兩首通體回文詩。又可倒讀出下面兩首﹐極為別致。
其一:
岩空落雪松驚夢﹐院靜凝雲水咽歌。
衫碧吐花余點亂﹐纖纖捧碗五顏鴕。

其二:
窗晴斗碾小團龍﹐活火新甌淺焙紅。
江漲雪融山上日﹐缸傾酒盡落花空。
  清代的黃伯權(清本著名詩人黃遵憲之侄)還創作過一首《茶壺回文詩》﹐其詩如下﹕
落雪飛芳樹﹐幽紅雨淡霞。
薄月迷香霧﹐流風舞艷花。

其詩又可回讀為﹕
花艷舞風流﹐霧香迷月薄。
霞淡雨紅幽﹐樹芳飛雪落。

  此外﹐清代詩人陳瓊仙曾以秋天的景物為名創作27首回文詩﹐總標題名為《秋宵吟》﹐其中《秋月》一首﹐算是首茶詩﹐它寫詩人于月下汎舟﹐樹木與山巒在模糊的月光下移動著﹐詩人品茗彈琴﹐在竹聲中詩興頗濃。詩雲﹕
輕舟一汎晚霞殘﹐潔漢銀蟾玉吐寒。
楹倚靜蔭移沼樹﹐閣涵虛白失霜巒。
清琴瀹茗和心洗﹐韻竹敲詩入夢刊。
驚鵲繞枝風葉墜﹐聲飄桂冷露浸浸。

其詩可回讀為﹕
浸浸露冷桂飄聲﹐墜葉風枝繞鵲驚。
刊夢入詩敲竹韻﹐洗心和茗瀹琴清。
巒霜失白虛涵閣﹐樹沼移蔭靜倚楹。
寒吐玉蟾銀漢潔﹐殘霞晚汎一舟輕。

在回文茶詩中﹐最有名的要數清代張奕光的《梅》:
香暗繞窗紗﹐半帘疏影遮。
霜枝一挺干﹐玉樹幾開花。
傍水籠煙薄﹐隙牆穿月斜。
芳梅喜淡雅﹐永日伴清茶。

其詩倒讀為﹕
茶清伴日永﹐雅淡喜梅芳。
斜月穿牆隙﹐薄煙籠水傍。
花開幾樹玉﹐干挺一枝霜。
遮影疏帘半﹐紗窗繞暗香。

  由於回文詩的用韻﹑形式要求苛刻﹐所以歷代留傳下來的絕大多數回文茶詩詩意不夠新鮮﹑完整﹐有的甚至莫名其妙﹐辭意混亂﹐成為一種無聊的文字游戲。

[註解] 玉連環
  回文詩的一種﹐由八字首尾連成環形﹐每四字一句﹐或左或右﹐以任何一字為起端﹐皆可成文。
 
(四) “一七體”
  茶詩之中有一種“一七體”﹐這種詩體是我國唐朝的一種古體詩種﹐類如古埃及的金字塔﹐是有趣的“寶塔詩”。
  排列為一﹐二二﹐三三﹐四四﹐五五﹐六六﹐七七﹐首句一字﹐末句七字﹐韻依題目﹐全詩一韻到底。平仄也有講究﹐中間字數依次遞增﹐各自成對。
  由於這種詩體格律規範較嚴﹐過份講究形式﹐因此創作難度極大﹐在浩瀚的唐詩之中顯得鳳毛鱗角。而天才詩人元稹的詠茶《一言至七言詩》﹐卻將這種詩體運用如神﹑妙趣橫生。

茶。
香葉﹐嫩芽。
慕詩客﹐愛僧家。
碾雕白玉﹐羅織紅紗。
銚煎黃蕊色﹐碗轉曲塵花。
夜後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霞。
洗盡古今人不倦﹐將知醉前豈堪誇。

  據《唐詩紀事》卷39記載﹐此詩是元稹與王起等人歡送白居易以太子賓客分司賓客的名義去洛陽﹐在興化亭送別時﹐元稹的即席詩。白居易以“詩”為題﹐寫了一首﹐元稹以“茶”為題﹐寫了這首。
  元稹與白居易為摯友﹐常唱和。當時白居易的心情較為低回﹐思想有些消沉﹐臨別之際﹐元稹詠詩勸慰。
  詩人詠茶﹐起句點題﹐以後每二句為一組﹐對仗工整。詩中二三兩句﹐寫茶葉香﹑芽嫩﹐贊菜質優﹐暗喻好友白居易品質優秀。四五兩句﹐寫茶受詩客與僧家﹐實言好友深受廣大詩人與僧人的愛慕。六七兩句﹐寫茶的外形和碾磨﹐接下去兩句寫煎茶及茶湯的色澤﹑形態﹐嗣後兩句寫詩人與茶相陪﹐情誼深厚﹐最後寫茶的功效﹐誇茶“洗盡古今人不倦”。詩人巧妙地用“夜後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霞”﹑“洗盡古今人不倦﹐將知醉後豈堪誇”幾句來勸慰白居易﹐表達了兩人之間真摯的感情。
  此詩又可如此排列﹐作階梯狀﹕

      茶。
      香葉﹐嫩芽。
      慕詩客﹐愛僧家。
      碾雕白玉﹐羅織紅紗。
      銚煎黃蕊色﹐碗轉曲塵花。
      夜後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霞。
      洗盡古今人不倦﹐將知醉前豈堪誇。

(五) 聯 句
  聯句是舊時作詩方式之一﹐由兩人或多人共作一首﹐相聯成篇﹐多用于上層飲宴或朋友間的酬答。
  這種聯句的茶詩在唐代之後開始出現﹐如茶聖陸羽和他的朋友耿湋歡聚時所作的《連日多暇贈陸三山人》詩﹕
一生為墨客﹐幾世作茶仙。 (湋)
喜是樊闌者﹐慚非負鼎賢。 (羽)
禁門聞曙漏﹐顧渚入晨煙。 (湋)
拜井孤城里﹐攜籠萬壑前。 (羽)
聞喧悲異趣﹐語默取同年。 (湋)
歷落驚相偶﹐衰贏猥見憐。 (羽)
詩書聞講誦﹐文雅樓蘭荃。 (湋)
未敢重芳席﹐焉能弄綠箋。 (羽)
黑池流研水﹐徑石澀苔錢。 (湋)
何事重香案﹐無端狎釣船。 (羽)
野中求逸禮﹐江上訪遺編。 (湋)
莫發搜歌意﹐予心或不然。 (羽)

  聯句最少由兩人共作﹐多則不限。據《吳門四才子佳話》載﹐明代四才子也曾留下了一首絕佳的茶詩聯句。
  文中說﹕唐伯虎﹑祝枝山﹑文征明﹑周文賓四人一日結伴同游﹐至泰順(今屬浙江溫州)境地﹐酒足飯飽之後﹐昏昏欲睡。唐伯虎說:“久聞泰順茶葉乃茶中上品﹐何不沏上四碗﹐借以提神。”頃刻間﹐香茶端上。祝枝山說﹕“品茗豈可無詩﹖今以品茗為題﹐各吟一句﹐聯成一絕。”聯句如下﹕
午後昏然人欲眠﹐ (唐伯虎)
清茶一口正香甜。 (祝枝山)
茶余或可添詩興﹐ (文征明)
好向君前唱一篇。 (周文賓)

  泰順茶莊的老闆對此聯句讚不絕口﹐視技山建議將詩送與老闆﹐以換四包好茶。茶莊老闆令夥計取來四種茶葉﹐分送四人。自此﹐茶莊便將當地名茶四味﹐包裝成盒﹐謂之“四賢茶”﹐並將四才子這首聯詩刻印傳佈﹐於是﹐泰順茶葉也隨之名揚四方。

  茶詩聯句更多的是在茶宴或茶會上的即興之作。茶客往往圍繞著一定的中心﹑規定一個韻字﹐每人一聯或一句﹐組成一首詩。這種創作方式往往被友情誠摯的故舊知友們所選擇﹐以增進溝通﹑理解﹑或表達離情別緒等等情懷。
  如唐代的政治家﹑書法家顏真卿在浙江湖州刺史任上時﹐曾邀請友人月夜啜茶﹐與陸士修等人即興作《五言月夜啜茶聯句》﹕
泛花邀坐客﹐代飲引清言。 (陸士修)
醒酒宜華席﹐留僧想獨園。 (張 荐)
不須攀月桂﹐何假樹庭萱。 (李 崿)
御史秋風勁﹐尚書北斗尊。 (崔 萬)
流華淨肌骨﹐疏淪滌心原。 (顏真卿)
不似春醪醉﹐何辭綠菽繁。 (葉 晝)
素瓷傳靜夜﹐芳氣滿閑軒。 (陸士修)

   詩的首聯“泛花邀坐客﹐代飲引清言”已成為流傳千古的名句﹐它道明了茶飲能助人清談﹐使人暢所欲言﹐增加交流﹐促進了解﹐加深友誼。幾個志趣相投的友人聚在一起品茗談心﹐清新脫俗﹐淡雅逸趣﹐這是何等高雅的享受﹗

  聯詩聯句是文人雅士聚會時最常見的風雅之舉。曹雪芹在《紅樓夢》中多次描寫了大觀園中的貴族男女的吟詩聯句﹐其中不乏詠茶的絕佳聯句。
  如第七十六回秋夜大觀園即景聯句﹐妙玉所續的聯句為﹕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誰言﹗
徹旦休雲倦﹐烹茶更細論﹗

  又如蘆雪庵即景聯句﹐為寶玉與眾姐妹相聚于蘆雪庵“割腥啖膻”飲酒賞雪時所共吟﹐以眼前的事物為題材寫成。其中有﹕
烹茶冰漸沸﹐ (寶琴)
煮酒葉難燒。 (湘雲)

將茶事描寫得自然生動而不落俗套。
[本日志由 coko 于 2005-04-13 11:45 PM 编辑]
本站摘录 0
 coko 于 2005-04-16 00:32 AM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注册? 验证: 
为了防止垃圾评论,需要注册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或者在这里直接登录。
禁止表情
禁止UBB
禁止图片
识别链接
识别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