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人间词话》
农夫、山、泉、有点田。忽然绝望,那不是理想,一如共产主义,虚幻到连想的力气也欠奉。
问君何能尔?何能尔!只能默默地在心深处,开垦一亩田,偶尔麻醉——心远地自偏。 
——读陶渊明《饮酒》 

此心何遣之? 
——读杜甫《水槛遣心》 

劝斜阳,留晚照! 
好象现在欠的是暮色、斜阳、水边、杯酒……只想微熏后酣睡去 
——宋祁《玉楼春》 

个人更喜爱“云破、月来、花、弄影”之境,
读罢则脑海即浮现一幅宁静而致远之夜色,此时,无声、胜有声。 
当然,没有必要分出优劣,诗人之兴,本就该兴之所至,
两句诗,两种截然的感受。 
——张先《天仙子》 
(王国维先生原文:“红杏枝头春意闹”,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同。“云破月来花弄影”,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所以静安先生的词话一直深得吾心啊!
当然,个人更喜欢"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性格使然,与什么高低、大小、优劣无关。
——读词话[捌] 

何必?何必?何必!半日闲是好时节,忙也是种福。所以,知足、知足,才可常乐,常乐!笑着面对,怨尤什么来着?来之,安之!
——秦观《浣溪沙》 

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坎,还是古龙说得好,完人一点也不好玩!所以有憾才有美。
——读词话[拾] 

韶光憔悴,又怎会堪看呢?美人迟暮,没有多可怕。怕只怕热闹难,寂寞易,更怕一个人无所依托地老去,所以才会“小楼吹彻玉笙寒”啊。
——读词话[拾壹] 

千帆过尽与孤帆独流一样沧桑、一样悲凉啊!心胸是天生的,心胸即意境,性格也是天生的,性格即意境,至于后天的阅历,且当作是一种彰显吧!
本站原创 0
暂时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册? 验证: 
为了防止垃圾评论,需要注册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或者在这里直接登录。
禁止表情
禁止UBB
禁止图片
识别链接
识别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