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读<锦江诗侣>
写在前头:
锦江诗侣所描述的女主角是唐女诗人薛涛,男主角为元稹。描写的是这一对“恋人”离别的情景,首先要做一些说明:薛涛二十岁时的确被节度使韦皋罚赴松州,不过,很快就被召回,节度使可舍不得“辣手害娥眉”,可以理解为男人与女人间的斗气!而元稹与薛涛的离别,是元稹出差完了,要离开成都而已。离别,在薛涛,果真是“水国蒹葭夜有霜, 月寒山色共苍苍。”于元稹,或许只不过是GAME OVER而已,或有不舍,不过,他又怎会为了一棵弱柳而放弃整个森林啊!作者将两个事件混合而重新创作,只不过是为了更具戏剧效果而已!在陈笑风先生与谭佩仪女士的情深演唱下,整个故事就立体现呈现,用柔肠百结,荡气回肠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这就是艺术加工的化学反应了。

【曲詞】《錦江詩侶》


旦:【雨霖铃】情情爱爱尽化悲哀,伤哉成都一朝离开。
生:泪飞送別台,蝶怨莺哀,并蒂花不开。
旦:痛哉复痛哉。

生:【南音】无一语慰姐哀,空携玉手踏寒台。姐若明妃临塞外,我似汉王泪满腮。此后万里桥边人不在,只有望空翘首候姐归来。
旦:君你情浓似酒深如海,为奴憔悴为奴哀。
  【轉乙反南音】怕我归期杳杳,你空痴待,归也花黄叶谢,未可伴琴台,未可伴琴台。
——薛涛就住在万里桥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才女,能书,能诗,通音律,还能创造出“薛涛笺”,我对这位女才人一向是心生敬仰的,成都望江楼公园相当于薛涛纪念馆了,有机会,一定要去好好凭吊一翻。
——“明妃临塞外”指的是王昭君出塞的典故,而后面的“文君”则是指卓文君,明妃虽不获汉王宠幸,但至少去了和亲,既有了归属亦正了名份,卓文君与司马相如就更不用说了!元稹这个“花心文人”!

生:(白)紅梅傲雪凌霜,更显玉洁冰清罢姐姐。
  【续唱】诗人不老春常在,你有花般才貌,在我心底长开。揽草结同心盟未改,莫虑別有佳人伴镜台。
  【乙反中板】锦江滑腻峨嵋秀,幻出文君與薛涛诗社词坛添異彩。
旦:叶送往来风,枝迎南北鸟,谢君识得枇杷门巷 管弦哀。
生:诗酒傲公侯,满座皆惊,服你不畏权奸才如海。
旦:终是摆佈由人 竟遭放逐,不堪回首斗诗台。
——“揽草结同心”出自薛涛的《春望》四首。(“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锦江滑腻峨嵋秀,幻出文君與薛涛”出自元稹的诗,据说,时年五十有二的薛涛将亲手造的粉红小笺寄与元微之,而元亦即在笺上题下此诗。才人佳人多风流韵事,然女校书则偏情根深种、情深意长。一句话,这个元稹,若生于今天,一定是一个“男花”、“女人汤圆”!
——“叶送往来风,枝迎南北鸟。”出自薛涛八岁时和其父《咏梧桐》,话说其父吟咏出:“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薛涛应声即对:“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据说薛涛在其居处种满了批杷与昌蒲,此处的“枇杷门巷”指代的是她的家,然后来,“枇杷门巷”演变成了妓院的雅称,而“女校书”也变成了妓女的代名词,中国人的文字能力与想象力可真不是盖的!

生:【昭君怨】休悲叹,我可等待,我地位纵卑心有薛涛在。不管霜刀雪斧猛侵来,当尽我绵力挽姐于绝塞,死不负姐爱。
旦:期待离绝塞,续爱,莫教我暮暮旦旦伫立望乡台。寒云绝岭如埋沒薛涛,就长负了君爱,长负了君爱,徒盼徒盼梦魂来。
生:(白)天佑诗人,不必伤感罢姐姐。
  【杜鹃哀】寒苔蔓径杜鹃哀,也来泣別薛秀才。
旦:杜宇啼红添我哀,我泪珠如雨洒寒苔。
生:毋多感慨,瘦损了春山眉黛。
旦:人生至此呀,哪个不悲从中来。

生:(白)姐毋悲感呀。
旦:(白)微之呀,此是何方所在?
生:(白)是成都。
旦:(白)那边呢?
生:(白)松州大道。
旦:(白)松州?
  【別离词】闻道边城苦,今来到始知,何時归故里,重唱旧情词。
生:松州虽寒苦,春风护绿枝,花有重开日,月有再圆时,不教紅粉陷污渠。唉,骂句西川节度使,不该辣手害娥眉,微之不能將你恕,要食你之肉,寢你之皮。
旦:【续唱】唉,君此际,难护庇,除非有风云际会时。去,去,去,无复顾,相逢唯盼梦魂時。

后续:
中午无意间听到了这一首粤曲,于是有了解读曲词的冲动。
薛涛如果来到现代,也是一个非常让人称羡的独立女性,所以,唐朝一直是我很向往的年代,一个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比现代更富有包容性,社会风气更为开放而且文化盛放的年代。
元稹与元好问是两个人啊!我这个破脑袋总是喜欢按自己的认为而混为一谈,有些时候这些认为还很不靠谱!写个服字给自己了,要!元稹最为人道的,就是他的艳遇与他的《莺莺传》了,还有他与白居易的情谊,这不,白老兄的《与元微之书》还入选了古文观止呢!“微之,微之,不见足下面已三年矣;不得足下书欲二年矣。人生几何,离阔如此!况以胶漆之心,置于胡越之身,进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牵挛乖隔,各欲白首。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实为之,谓之奈何!”若不是知道元微之有多喜欢女人,真以为这两个人断袖了。

其他:
薛涛笺——薛涛以乐山特产的胭脂木浸泡捣拌成浆,加上云母粉,渗入玉津井的水,制成粉红色的有松花纹路的纸张。
【雨霖铃】、【昭君怨】、【杜鹃哀】和【別离词】——这些应该是曲牌名吧,有机会再求证吧。
本站原创 0
 11111111a 于 2008-10-14 11:18 PM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注册? 验证: 
为了防止垃圾评论,需要注册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或者在这里直接登录。
禁止表情
禁止UBB
禁止图片
识别链接
识别关键字